当前位置 主页 > 驴友活动 >

霸王岭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陈庆34年深情守护海南长臂猿

  

 

    3月6日,海南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陈庆,在热带雨林里调查记录动植物。本报记者苏晓杰摄

    3月17日下午,刚从霸王岭下山回家不到一天,昌江黎族自治县霸王岭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陈庆又打算进山一趟。

    手提一把砍刀,身穿军绿色外套,脚踩一双解放鞋。妻子黄耀文看到丈夫这身打扮,就知道他又要进山了。“一周7天,不仅工作日呆在山里,周末有时也要进山,有时候我真觉得大山才是他的家。”

    确实,对于陈庆来说,绵延的大山就是他的家,那里还有一群最可爱的“家人”——海南长臂猿。34年来他踏遍大山追寻长臂猿,协助科研团队一点点地解开了长臂猿的生存秘密,守护长臂猿已成为他内心抹不去的责任和寄托。

    海南长臂猿,被称为人类最孤独的近亲,是全球最濒危灵长类动物,目前只有4群27只,仅分布在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。

    在上世纪80年代,由于栖息地的生态环境遭破坏,海南长臂猿一度仅剩下7只左右。1980年,霸王岭自然保护区成立,经过相关科研单位的不懈努力,探索出了长臂猿的活动和饮食规律,并制定了一系列有效的保护措施,海南长臂猿目前已经逐渐繁衍扩大,达到了目前的规模。

    1984年,在乌烈林场当了6年伐木工人后,陈庆转岗到霸王岭自然保护区当护林员,开始了他在大山深处保护海南长臂猿的生涯。在那个年代,当伐木工人的工资比当护林员高了不少,可陈庆还是下定决心要转岗:他热爱大山,愿意往山里跑,对霸王岭非常熟悉,对长臂猿更是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 “那时候长臂猿很少,很多人其实没怎么见过长臂猿,我有次跟伐木的同事进山狩猎,碰到过两只,一黄一黑,手臂特别长,好奇地在树上跳来跳去,一点也不怕人。”从此,长臂猿的身影就留在了陈庆的心中。

    到自然保护区当护林员后,由于熟悉霸王岭的环境,陈庆被借调去协助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监测长臂猿活动规律。从此,追寻长臂猿就成了陈庆的首要工作。

    监测长臂猿是一项艰苦的工作。早晨七点多,先是要注意听长臂猿鸣叫,待猿声悠悠响起,判断出长臂猿所在的大致位置,就要立刻穿越山林赶过去,观察记录长臂猿的数量、饮食和玩耍状况,捡拾长臂猿的粪便和吃过的果实,带回去分析成分,制作成标本。

    有一回,进山快一周了,都没有听到长臂猿叫声,陈庆有些沮丧。隔天早晨,山上突然传来一阵阵猿声,陈庆兴奋地拎起挎包就出门沿着声音一路追寻,下坡时不慎一脚踩空摔倒,摔伤了右脚踝骨。

    空旷的大山里,没有人烟。陈庆只能咬着牙,连滚带爬了近两公里回到驻守点,给同样在外追寻长臂猿的同事留了言,拄着木棍走到山道拦下了一辆车才下山医治。这一伤,养了快半年才彻底康复,康复后,陈庆又迫不及待地返回山里,继续追寻长臂猿。

    正是在陈庆等人的努力下,长臂猿的数量、饮食、活动区域等一点点地被了解清楚。人们开始知道了长臂猿食用的果实有100多种,长臂猿一个家庭通常是以一公两母集群活动,待小长臂猿长大后会有分家行为。

    也正是在了解了这些长臂猿生存的规律后,霸王岭自然保护区为保护长臂猿做了大量工作,设置了4个监测长臂猿的驻守点,种植了2000多亩长臂猿喜食的植物,宣传长臂猿已经面临濒危的风险……

    渐渐地,长臂猿,从原先的7只慢慢繁衍到了27只,原先霸王岭境内破坏的生态区域也逐步恢复,长臂猿活动的范围从山顶扩大到山坡区域。

    “上周进山,我们在白沙青松乡苗村一带的山区发现有长臂猿活动的迹象,要知道,长臂猿是只在树上活动的,这说明我们的生态连贯性恢复得很好!”陈庆高兴地对记者说。

    在陈庆看来,长臂猿身上还有许多谜团未解开,让他好奇依旧。“比如说长臂猿是怎么分群的,有些群体数量达到七八只了还没见分群,有些四五只就开始分群了,这还没办法解释。”

    因为年岁渐高,陈庆已被调回到保护区科研科工作。由于长期接触长臂猿,陈庆已成为海南长臂猿研究圈里知名的“土专家”,每个到海南调查长臂猿的科研团队,都会慕名来找这位“土专家”当向导。

    “这辈子都离不开这座大山,离不开它们了。退休了也要进山,直到我爬不动了为止。”陈庆说,他热爱海南长臂猿,长臂猿是大山的精灵,他会用自己的一生来保护海南长臂猿。

    记者手记

    因为热爱所以前行

  ,今天六会彩开什么特马;  想知道长臂猿在哪儿,找陈庆;碰到不知名的草木,问陈庆;看到从未见过的鸟儿,还是找陈庆……在霸王岭,每个人都知道,陈庆就是保护区的专家,霸王岭里,很少有他不认识的动植物。

    在陈庆的家里,桌子上、书架上堆放了各种木雕,这都是他在大山里捡拾的烂木根抛光雕刻而成的。这些木雕,有的像人在翩翩起舞,有的像虫蛇在攀爬……

    采访途中,有人来到陈庆家中找他,递了一片叶子,陈庆瞧了一眼,立马认辨出是东凤兰,属于野兰花的一种,并告诉来者野兰花属于国家保护植物,不要破坏野兰花。

    跟着陈庆进山,原本有些木讷害羞的他,立刻打开了话匣子,指着路边的花草树木,介绍说,这株是桉树,桉树喜水喜欢长在山沟河谷里;这株是肖蒲桃,长臂猿最爱吃;这株是相思树,相思树叶不容易着火,护林员会种一排在山坡上当防火林…&hellip,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结果85122;

    在别人眼中,大山就是山坡、草木、丛林,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待久了自然就会烦腻,想念城镇的繁华。而在陈庆眼中,大山是如此有趣,一草一木都有故事。是什么,能让一个人如此有激情,几十年如一日坚守在荒无人烟的大山里?从陈庆身上,我想我找到了答案,那就是,因为热爱,所以前行。